体育图片 体育图片 体育图片

胡适一边痛斥祸国殃民,一边感叹麻将有鬼,嘴上说不日记却出卖他

胡适一生的学术成就突出,是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以倡导“白话文、领导新文化运动闻名于世。在史学、文学、哲学、考据学、教育学、红学等几个方面都有建树,还出任过国民政府驻美大使,1946~1948年任北京大学校长。1952年返台任中央研究院院长。但是,这位民国鼎鼎大名的学霸,其实是个麻将迷。

胡适曾留学美国,亲身感受到西方文明,所以对麻将的危害有着深刻的认识。于是专门写《麻将》一文痛批麻将危害:“从前的革新家说中国有三害:鸦片、八股和小脚,其实中国还有第四害,这就是麻将。”

胡适掷地有声地说:“女人们打麻将为家常,老人们以打麻将为下半生的‘大事业’。麻将平均每四圈费时约两点钟。少说一点,全国每日只有一百万桌麻将,每桌只打八圈,就得费四百万点钟,就是损失十六万七千日的光阴,金钱的输赢,精力的消磨,都还在外。我们走遍世界,可曾看见那一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吗?”

虽然如此痛心疾首,但其实胡适自己也打麻将,胡适的妻子江冬秀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而且她牌技超群,收入可观,在麻将桌上赢来的钱,居然成为胡家的经常收入之一,江冬秀也神奇的让胡适成为了麻将迷中的一员,他的《胡适留学日记》里有很多关于打麻将的描写。

?

胡适曾说过,英国有板球,美国有棒球,日本有相扑,而中国自然是麻将。

"东南西北燥起来,打足十二圈"这句话用来形容江冬秀应该也不足为过吧。江冬秀经常在家里组织麻将局,为此能够日夜颠覆坐在麻将桌前一动不动。三缺一对视牌如命的江冬秀来说简直就像是数万只蚂蚁在身上滚爬一样难受,在这个时候,路过客厅的胡适解救了自己的太太。胡适被拉上了麻将桌。自此,只要每次出现了三缺一的时候,胡适总是成了江湖救急的那一个,谁让胡适是个"妻管严",对老婆爱得深沉呢。

说实话,胡适也因为第一次赢了牌尝到了甜头,心里觉得麻将这玩意还真有趣。但胡适牌技较差,输钱是常事。梁实秋就曾亲眼见胡适输过一回:有一年在上海,胡适、潘光旦、罗隆基、饶子离饭后开房间打牌,梁实秋照例作壁上观。言明只打八圈,到最后一圈局势十分紧张。当时,胡适坐庄。潘光旦坐对面,三副牌落地,吊单,显然是一副满贯的牌。胡适摸到一张白板,地上已有两张白板。胡适的牌也是一把满贯的大牌,且早已听张,犹豫好一阵子,啪的一声,胡适还是把白板打了出去。潘光旦嘿嘿一笑,翻出底牌,吊的正是白板。胡适身上现钱不够,还开了一张三十多元的支票,这在那时可不算小数目。

因为常输钱,胡适常感叹“麻将中有鬼”。他所讲的“鬼”是指打麻将时的“手气”,在牌桌上有人嘟嘟哝哝,甚至骂骂咧咧,通常就是这位仁兄正被无形的“手气”牵着驴鼻子拉磨,半点也由不得自己作主。倘若你走霉运,就会臭张不断,炮张不断,不管你按不按牌理出牌,都是如此;若是你手风顺畅,香张、想张就纷纷前来投怀送抱,真是狐媚得令你应接不暇,甚至错出还能错进,很容易吃到爽口的回头草。

胡适不信这个邪,为了验证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有鬼”曾在他的日记了记录了一下玩耍的时间,仅仅7月份就玩了13天麻将。

有一天胡适突然醒悟,自己居然沉迷了麻将那么久,不禁冒起冷汗,玩物令人丧志啊。但是沉浸在麻将海里那么久的胡适哪有那么快就抽离出来。于是他为了打麻将找了好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理由。

"朋友叫我打牌是给我面子,走起"、"和朋友要分别了怎能不打牌,走起"、"休息,没事做,走起"、"天气太冷了,书也读不了,走起"……

尽管胡适"苦练"牌技,但每次只有输精光的份,连好友梁实秋也觉得堂堂北大校长牌技也不过如此啊。

麻将历经千百年而经久不衰,从大师到大众,广为寻常百姓接受,它简单容易、热闹刺激,最终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游戏!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